首页 > 信息中心 > 媒体摘要 > 正文广州治水堪称奇迹,整治环境受惠的是市民

《广州日报》  2012年1月20日   星期五    A1/A6版

广州市民称我“广州叻仔”,是对我的最大肯定和鼓励

广州治水堪称奇迹,整治环境受惠的是市民

举办亚运会最自豪,市民幸福感提高最高兴

省委常委张广宁深情述说从政经历

  

  “我是从小泡着珠江水长大的,对水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前一段时间治水的时候,是在石榴岗河吧,在船上看到以前又黑又臭的河涌经过治理后水质有了明显好转,清澈透亮,真想跳下去游一游。”昨日,广东省委常委张广宁在他位于省委的办公室里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广州治水时表达了他对水环境明显改善后的喜悦之情,更充满感情地谈到他对广州的热爱,对广州市民的热爱。

  广州市民称我“广州叻仔”,是对我的最大肯定和鼓励

  当记者问到因为治水的成功,广州市民亲切地称他为“广州叻仔”,想请“广州叻仔”谈谈他跟这个城市的水缘时,张广宁笑着打开了话匣:“广州市民称我‘广州叻仔’,是对我的最大肯定和鼓励,让我非常感动。”

  “广州是个因水而兴的城市,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水城。其实每个广州市民都跟广州有水缘。我小时候住在南关电影院后面,离天字码头只有100米左右,从小泡着珠江水长大,后来到真光中学上高中,每天坐轮渡上学。 

参加工作后在广州钢铁厂上班,天天骑自行车经过珠江。我对水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也意识到水对广州这座城市太重要了。”张广宁说,后来随着城市的发展,他又眼看着珠江一天天由清变黑变臭,心里很痛心。我跟广州这个城市的水缘,其实就是“珠江水养育了我,我爱珠江,有机会我就一定会治理珠江”。

  谈治水的底气:天时、地利、人和,市民支持是最大底气

  “2008年12月底召开的全市污水治理和河涌整治动员大会上,与各区、县级市签下军令状的那一刻,您心里有没有底?”记者问道。

  “实话实说,很多人担心,但我心里是有数的。”张广宁向记者如数家珍似的列出了他心里有数的原因:“天时、地利、人和”。先说天时。2008年,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汪洋同志代表省委、省政府向广州发出了“天更蓝、水更清、路更畅、房更靓、城更美”的“动员令”,进一步坚定了我们集中治水的决心。那一年国家又出台了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实施相对宽松的信贷政策,我们可以成功融资投入到城市建设和环境整治中去,这也算是一个天时,否则靠财政投入肯定不行。再说地利。2010年要在广州这个地方举办亚运会。我们要举这个旗子,打这个牌。如果没有亚运会,治水一般性地说说,按常规做法整治也可以,但力度不够,效果肯定也出不来,绝对不会有今天这个效果。“广州举办亚运会并不只是办场运动会。对于城市主管来说,我并不关心哪个队拿多少金牌,而是借这个机会提升城市环境面貌,提升市民的生活品质。”最后说人和。市民群众一直期待珠江能更清,河涌能更清,人居环境能更好一些。没有人愿意生活在又黑又臭的水环境里。因为天时、地利、人和,广州治水取得了成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实现水环境明显好转,是开放务实的广州人创造的一个奇迹。

  张广宁介绍说,广州治水已经持续十几年了,不是2008年才开始治水,本身是有基础的。

  “广大市民的热情支持,是我们创造广州治水奇迹的最大底气。”张广宁说,有的市民积极为广州治水想办法、提建议、出点子,热情参与和大力支持治水工程。

  张广宁说,东濠涌、荔枝湾涌变身成为城市景观新名片,原来最黑最臭的石井河已经变清。市民高兴,我们也高兴。你想啊,亚运举办前,就有境外媒体说要搞一下广州,怎么搞?其中一个就是拿广州又黑又臭的河涌来炒作,借机说广州的环境脏乱差,根本不能办亚运会这样的国际综合赛事。汪洋书记说,广州一定要整治好城市环境,不能丢脸,要为广东争光,为国家争光。我们拼命干,结果做成了,没有给境外媒体炒作广州的机会。你回忆一下,那时境内外媒体基本没有借亚运会进行负面炒作,都是从正面去说广州、说广东、说我们的国家。经过综合整治后的广州城市环境,真的是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谈治水投入:为了建设健康之城,广州的投入值得

  当记者问到有人质疑在以治水为重点的城市环境综合整治中,广州市委、市政府的投入太大,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治水投入值不值?我给你们算三笔账。”张广宁掏出厚厚一本《广州水环境治理效益评估报告》向记者列数字、举例子、摆事实:一是经济效益账——最终得益的是广大市民群众。城市建设历史欠账多,特别是水环境、空气环境、交通环境和人居环境不能达到市民群众的要求。这种大本钱,迟投不如早投,零敲碎打分散投入不如整合资源集中投入,道理就在于历史欠账迟早要还。去年国庆期间,来广州旅游人数达到了1079万人,居全国大城市第二,旅游收入达到70多亿元,居全国大城市第一。这说明,我们的投入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很多事情当年大家因为不了解,可能觉得不怎么好,但后来慢慢的大家才会觉得做的是对的。

  二是环境效益账——可持续发展能力和幸福感是无价之宝。实施西江引水工程,使600万广州市民提前10年喝上放心的优质水,全市自来水质提前两年达到新国标的要求。“有同志跟我说,住在老西关的一位街坊,不知道原来的自来水已经换上西江水了,说泡出的茶怎么比以前好喝,跟白云山的水泡出来的一个味呢。别人跟他说这是从西江引来的优质水源,他才明白过来。”张广宁说,这也是治水惠民的一个例子。新建成的白云湖和海珠湖,仅一个白云湖就相当于广州市原有四大人工湖的总面积。交通环境整治方面,建成22.9公里快速公交(BRT)试验段,建成总长236公里地铁,完成45条市政道路建设,升级改造177条共483.63公里市政道路,市区路网进一步完善。

  广州治水仅就减少传染病,尤其是水性传染病的发病率这一点,就无法估量其效益。在这种环境中生活工作,幸福感是实实在在的,很难用多少金钱衡量。“2010年9月30日,荔枝湾涌通水那天,我去现场看。当天没有搞仪式,也没有请记者来报道。但我看到水一放,消息传出来,万人空巷。有一个市民跟我说,‘当初我是带头反对政府揭盖复涌的,怕揭了盖臭气冒出来。早知道搞得这么漂亮我肯定不会反对,不会骂政府了。’这也反映了老百姓朴实的感情。”今天大家都说广州变漂亮了,变舒服了,认为广州为城市环境的投入是值得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能眼睛只盯着投进去多少钱,而要算算环境效益账。经过整治的广州,实际上已经成为一座环境优美的健康之城,这不是用钱就能衡量的。至于说投进去的钱,有的人说的债务问题,广州完全有能力承担和解决,后人也一定能处理好。

  三是社会效益账——市民群众的认同和城市软实力是用金钱买不来的。“广州此前13年创文都没过关,主要是入屋随机测评这一项不过关,老百姓对城市环境不满意。去年广州创文终于成功,来暗访的检查组成员后来告诉我说,这一次恰恰是市民群众打分比较高,这说明市民群众对城市环境的满意度比较高。”

    采写:广州日报记者  文远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