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中心 > 媒体摘要 > 正文你家污水最后排到哪去了?

《新快报》 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A10版

你家污水最后排到哪去了?

说明: ■市民代表在地下处理车间参观。

市民代表在地下处理车间参观。

说明: ■参观市民合影。

参观市民合影。

说明: ■现场互动环节,参观小朋友在环保袋上作画。

现场互动环节,参观小朋友在环保袋上作画。

15家庭探秘广州最先进污水处理厂,深入地下了解污水处理全过程

■新快报记者 曹洪梅 实习生 王奕杰 通讯员 袁波

   “设计人员别出心裁地将厂区设计成两层,为了不影响周边环境,采用了全地埋式布置。但即便这样,空间还是不够。”

    昨天,新快报联合广州市污水治理有限责任公司举行了“暑期亲子游——邀您参加污水处理探秘之旅”活动。15个家庭作为市民代表参观了位于白云区沙太路的京溪地下净水厂,在这个国内最节约用地的污水处理厂内,市民代表了解了自家污水如何通过一系列工艺处理后,变成了河涌景观水。在地下处理车间内,有不少居民听了讲解后感叹:污水处理真不易,以后要节约用水。

国内最节约用地的污水处理厂

    从沙太路白云农批市场南侧的一条小路走入50米,有一条瀑布流入河涌,背后是一座花园式建筑,这就是京溪地下净水厂。

    记者在现场看到,京溪地下净水厂地面部分采用园林式布局,厂区绿化率非常高,花坛、池塘、小桥、瀑布、凉亭、假山、休闲长廊等点缀在各处,俨然一座小公园,不少居民在河涌边散步纳凉,甚至有些居民根本不知道这是污水处理厂。

    据梁副厂长介绍,京溪地下净水厂是国内最先进的污水处理厂之一,采用了少有的全地埋式设计以及国际领先的MBR膜工艺,是国内最大的MBR膜工艺地下污水处理厂,设计处理能力达10万吨/日,同时也是国内最节约用地的污水处理厂,占地水平不到传统污水处理厂的1/3,“负责处理沙河涌左支流、右支流及南湖三个片区的生活污水”。

    参观过程中,眼尖的家长发现,京溪地下净水厂周边有很多居民小区,最近的建筑离厂区围墙不到3米。污水处理厂会不会对周边居民造成影响呢?“不会。”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说,2007~2008年,筹划中的京溪污水处理厂(由于最初没有采用地下设计,因此最初名称为京溪污水处理厂)先后选择了两处厂址,但均因征地问题无法解决而流产,直到2009年才最终确定现址(原犀牛角村金湖停车场)。但是,整个选址用地仅1.83公顷,扣除规划道路面积后实际可利用面积只有1.7公顷,而采用常规工艺的污水处理厂至少需占地6~9公顷。

    螺蛳壳里要做道场,怎么办?横向发展不行,就纵向发展。设计人员别出心裁地将厂区设计成两层,为了不影响周边环境,采用了全地埋式布置。但即便这样,空间还是不够。最后,设计人员把目光放到了新型MBR膜工艺上,这是一种常用于自来水、纯净水的处理工艺,在污水处理方面进行如此大规模运用在国内尚属首次。

    污水处理工艺简单来说分为物理过滤和生化处理两个环节。生化处理环节是利用污水作为“养料”,“饲养”一些以污染物为食的微生物,然后分离微生物得到净水。传统工艺采用重力沉降分离水和微生物,而MBR膜工艺采用过滤孔径为0.1微米的中空纤维超滤膜组件直接分离水和微生物,能够使用膜生物反应器一个构筑物替代传统工艺的二沉池和深度滤池,大大节约了用地,使得1.7公顷土地容纳10万吨/日的污水处理设施成为可能。同时,其出水水质达到《国家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中的最高等级——一级A标准,可以直接作为沙河涌的景观补水。

达标废气高塔排放对居民无影响

   “虽然具有良好的环境效益,但京溪地下净水厂在建设之初却连自身的环评都过不了。”工作人员的一句话引起参观市民的惊呼,为什么?“很多居民得知要在地下建污水处理厂,担心影响房屋安全和空气质量,反对声音一边倒。市污水治理公司就派出人员挨家挨户做宣传工作,同时邀请了数十位居民代表赴外地参观同类型的污水厂,争取大家的理解支持,最终使环评得以通过。”厂区建设过程中,由于做足了安全措施,基坑边沿一座数十米高的高压电塔以及距离基坑仅3米的8层居民楼均安然无恙。

    污水处理厂运行过程中最容易对周边环境产生影响的是臭气。“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工作人员称,对污水处理流程中的细格栅、曝气沉砂池、精细格栅、生化池、污泥脱水机房、贮泥池、污泥料仓等主要产生臭气的设施均进行了加盖密封,并采用了包括两重生物除臭和一级活性炭过滤在内的三重除臭装置,“废气处理达标后通过高空排放塔排放,不会对周边环境造成任何影响”。

污水设施遭遇建设养护难

    工作人员一提到污水,参观市民第一时间会想到工厂排污。“不是这样的。”工作人员讲解道,“广州的工业企业大多在市郊,中心城区河涌的主要污染源是生活污水,也就是大家洗衣、洗澡、上厕所排放的废水,我们每一位市民其实都是污染源。”

    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广州家家有马桶,近郊的农民通过船将粪便运回作为农家肥。后来随着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冲水厕所取代了马桶,农家肥也由于运输、施用的种种不便,逐渐被能够机械化施肥的化肥所取代。与此同时,广州市的人口在快速膨胀,而污水处理设施的建设却没有及时跟上,生活污水源源不断地排向河涌,远远超过了河涌的自净能力,导致广州的河涌甚至珠江广州段都黑臭不堪。

    1979年,广州市开始筹建污水处理厂,但由于资金、技术等种种困难,直到1989年,第一座污水处理厂——大坦沙污水处理厂一期才建成运行,处理能力15万吨/日。随后,广州中心城区污水处理系统建设不断加速,至2000年,共建成2座厂,总处理能力55万吨/日,至2008年,共建成7座厂,总处理能力187万吨/日,铺设污水管道757公里。2009~2010年,再次新建、扩建4座厂,处理能力增长至298万吨/日,污水管道长度至2012年也大幅增长至1421公里。年污水处理量由2008年的5.53亿吨增长至2012年的9.62亿吨。

    “虽然污水治理工作前景很美好,但实际推进中存在不少困难。”工作人员讲完历史后,大吐苦水。“由于房价连年上涨,征拆费用也水涨船高,部分河涌之所以无法完全截污,就是因为征拆成本远高于施工成本,导致工程无法推进。”此外,违法排水和破坏污水设施的行为频频出现。7月8日,广州大桥5号泵站进水格栅就因一串重约100公斤的尼龙绳堵塞导致暂停运行。而其他泵站还打捞过汽车保险杠、沙发等垃圾杂物。浣花路、鹤洞路、工业大道等多处污水管道因野蛮施工破坏导致无法转输污水。打击破坏污水设施的违法行为存在取证难、执法难等问题,需要加大打击力度,增加违法成本。市污水治理公司也希望广大市民共同参与保护水环境,积极举报违法排水和破坏污水设施的行为,使违法行为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