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中心 > 媒体摘要 > 正文污水管养员:一天徒步几十公里 夏天晒掉一层皮

《南方工报》  2013年11月19日

污水管养员:一天徒步几十公里 夏天晒掉一层皮

 

■验收前,彭志威(右)在跟清疏单位人员沟通。蒋改红/摄

 

   29岁的彭志威,是广州市污水公司荔湾管网管理所的一名普通的污水管道巡查养护员(简称管养员)。从毕业至今,他已经在污水公司工作了9个年头。

  10月底的一天,彭志威像往常一样赶在上班之前到达单位,在随身背的小包里塞进一把手电筒,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检查了头一天约好的工程车,在跟记者简单介绍了自己当日的工作安排后,便驾车出发了。是日上午,他要去跟进一个管网节点改造工程的进度,还要赶去三元里大道对被委托单位刚刚完成的污水管网清疏工作进行验收。

  工作地点七成在户外

  彭志威所说的管网节点改造工程位于同德围粤溪北路。当天上午九点左右,我们驱车赶往那里。“我们主要是到现场跟进工程进度,查看施工安全防护措施是否到位,有时一天得跑几趟。如果工期紧迫,得一天到晚蹲在现场盯着。”

  彭志威告诉记者,管养员的工作大都是在户外开展的,他们经常活动在河涌边、马路边。“我们所共负责管辖238公里的污水管网,管养员只有三个,所以平均下来每个人的工作量很大。”对于自己的肤色,彭志威常自我调侃称特别有国际范儿。“没办法,天天在外面跑,晒的。”

徒步近十公里的“热身运动”


  管网清疏验收是徒步进行的。


  从远景路开始,每隔一段距离,彭志威就让清疏单位的人员开启污水井盖,一节一节拼好探测污水井清疏情况的“花杆”,细细地沿着井壁四周、中央戳动。


  在三元里大道与沙涌北大街口交叉的地方,工作人员刚一掀开污水井盖,立刻有几十只肥大油亮的蟑螂从井里窜了上来,随之而出的是让人反胃的馊臭味儿。彭志威告诉记者,在污水井里,没有你看不到的垃圾,只有想不到的。“黄沙大道那边有个很大的水产市场,那附近的污水井里,经常会有死鱼烂虾,夏天的时候特别难闻。”


  从远景路到景泰涌,再从景泰涌折到马路对面返回远景路,就这样不停附身开井、验井,看到井内安全网脱落的就重新挂好,验到清疏不到位的就让随行的抓斗车即时清理,不知不觉间已走了近十公里的路程。彭志威说,这点路程,跟平时相比,只相当于热身。“今天才走了一个半钟,很多时候至少得半天才能完事。”


  “偷排客”让人头疼


  在赶往三元里大道的路上,途经正在建设的同德围高架桥施工现场时,彭志威告诉记者,各种各样的路面施工也经常会累及污水设施。比如施工钻探时钻破污水管壁,施工设施占压污水检查井,导致常规检查无法顺利进行等等。“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能做的就只是在平时更勤快点,加大巡查力度,看到所辖管段附近有施工的就及时跟对方沟通,提供我们管网的图纸,标示管网所在位置,提请对方注意。”


  彭志威说,在一些尚未实现雨污分流的管段,污水管比较容易堵塞。还有一种情况,使得污水管网的污水管的“毛病”变得非常动态化——偷排。“可能今天刚疏通过的污水管道,畅通得很,结果第二天就堵塞了,被偷排了垃圾。”对于偷排,他们只能自认倒霉,用高压水枪和抓斗车进行清理,“一个井就得忙活一天。人家都是半夜三更来偷排,我们也没有执法权,只能做好事后处理。”

换个角度,走管网就像逛街


  当天上午十点过后,原本的晴天却飘起了毛毛雨。记者不禁暗自懊恼忘带雨伞,彭志威和清疏单位的小伙子们却完全不以为意。“这个时间走管网是最舒服的了,不冷不热,这点雨根本不用怕,下不大的。”


  彭志威说,“六、七月的时候在外面巡查大半天管网,人能晒掉一层皮,光水都得喝五六升。”不过对于管养员来说,最让人头疼的还不是高温,而是暴雨。“一下暴雨,心里就紧张。雨多的时候最怕听到手机铃声,因为很少有好事情,都是水浸街啦、三防挂级通知之类的紧急情况。遇到这样,哪怕半夜三更,屋外下刀子也是要出门的。”


  在返程的路上,彭志威乐呵呵地告诉记者:“其实我们走管网跟你们女人逛街差不多,只不过你们看的是花花绿绿的衣服,我们看的是气味各异的污水井。要想达到预期目的,都得慢慢走,细细看。”